草莓视频软件合集下载污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陆与川挽着袖子,一双手上沾满泥土,见到两人进来,便抬起手来看向她们,“要不要试试?”

“我想试试。”陆沅立刻道。

慕浅一把伸出手来拉住她,看了一眼她的手,“试什么试,给我坐好!”

陆沅也看了一眼自己的手,笑道:“没事,我不动手腕就行了,手指还是可以动的。”

说完,她便径直走到了陆与川身边坐下,捡起两个沾着湿漉漉泥土的圆萝卜就打理了起来。

陆与川继续看着慕浅,慕浅蓦地转开了脸,“别看着我,我不想试。”

陆与川也不生气,只是道:“那上去坐坐吧,去露台的话记得多穿衣服,不要感冒了。”

“切,我又不是小孩子,要提醒哦!”慕浅转身就往楼上走去。

陆沅看着她的背影,直至慕浅的身影消失在楼梯上,她才收回视线。

慕浅上了楼,果然径直走上了露台,在躺椅上坐下来,静看着远方的山岚与白云。

这是一方净土,可是她的心,却怎么也静不下来。

秀丽少女宛如童话中走出的公主

没过多久,她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,慕浅没有回头,直至陆沅在她身边坐了下来。

“怎么了?”陆沅低声问道。

慕浅看了她一眼,“什么怎么了?”

“情绪这么不稳定,谁看不出来?”陆沅看着她,顿了顿,才又道,“是不是……因为淮市的事?”

慕浅静静地看着她,没有回答。

陆沅与她对视了片刻,似乎是确定了什么,视线骤然空荡迷茫下来。

关于要做的事情,慕浅从没有刻意瞒她,甚至两个人还隐隐约约交流过这方面的意见,只是从来没有拿到明面上谈过。

所以后来,慕浅在做什么,她几乎都不再多问。

近来,霍靳西在淮市有诸多事情要处理,连容恒也频繁来往于淮市和桐城之间,她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做什么,可是心里也有隐约的猜测。

如今见到慕浅这个样子,她心头的猜测似乎更明确了几分——

可是如果在此时此刻说起这样的事情,陆沅并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。

“浅浅……”陆沅伸出手来握住了慕浅的手,又静默许久,才终于开口道,“能不能……开开心心的,哪怕就这两天?”

慕浅缓缓抽回自己的手来,转头看向了旁边,“不能。”

陆沅手中一空,整个人不由得僵了僵。

“霍靳西丢下我一个人跑到淮市,叫我怎么开开心心的?”慕浅僵冷着一张脸看着远方,眼眸一丝波动也无。

陆沅再度一愣。

“他还以为我不知道呢。”慕浅继续道,“淮市有个漂亮女人在等着他嘛,当然不能带我一起去了。”

陆沅闻言,彻底愣住。

直至身后传来陆与川的一声低咳,陆沅才骤然回神,又看了慕浅一眼。

慕浅瞬间又拧了眉,“我不想提这件事的,们是想让我烦死才甘心!”

陆与川缓步走上前来,道:“难怪今天跟提起靳西,态度总是那么冷淡,原来是在跟他置气?他去淮市还不是为了,又哪里钻出一个漂亮女人来了?”

“呵,起初可能是为了我,现在能知道为了谁呢?”慕浅说。

“唔。”陆与川听了,也在一张椅子里坐了下来,道,“说来听听,我看看什么女人,能够让我家浅浅都失去自信……”

慕浅再度冷笑了一声,道:“我拿什么跟人家比啊,人家可是大人物的女儿,看上霍靳西,那可是门当户对,天造地设的一堆。家世好,长得又漂亮,脸蛋身材性格都新鲜,换了我是男人,我也会感兴趣啊!哪像我啊,从小傻乎乎地就跟他,现在婚结了,孩子也有了两个,怀个孕还各种荷尔蒙失调,谁看着不烦啊!”

陆与川听完,忍不住和陆沅对视了一眼,陆沅淡淡一笑,微微摇了摇头,而陆与川也是同样的反应。

“啊,就是怀孕了情绪不稳,胡思乱想。”陆与川说,“靳西是这样的人吗?”

慕浅听了,瞥了他一眼,道:“男人不都是这样的吗?”

陆与川闻言,面容微微一凝,下一刻,眼眸便控制不住地暗沉了下来。

旁边的陆沅见状,一下子抓住了慕浅的手,“浅浅——”

慕浅却毫不顾忌地继续道:“以前是没的选,现在有的选,当然要权衡利弊,选个最适合自己的啦!”

陆沅抓着慕浅的那只手蓦地紧了紧。

陆与川微微移开视线,没有说什么,起身就准备离开。

陆沅连忙又拉了慕浅一下。

“爸爸……”慕浅如同恍然回神一般,终于又一次看向他,“我心情不好,所以才胡说八道,别生气——”

陆与川静立着,没有回头,片刻之后,才终于低低开口道:“并没有说错,爸爸曾经的确做出了这样错误的选择,但是也因为这个选择,爸爸后悔了一辈子……这个地方,我本来应该带们妈妈来的,我曾经答应过她,要给她建这样一座房子,晚了这么多年,这房子终于建好了,她却再也不可能来了……带们来,是我自欺欺人罢了。”

说完,陆与川终于走向室内,进了卧室,没有再出来。

“浅浅,到底要干什么呀?”陆沅看着慕浅,道,“非要这么折磨他和自己吗?”

慕浅闻言,忽然看了她一眼,道:“看得出来我在说假话?”

“看不出来。”陆沅回答,“只是我相信,和霍靳西之间,不至于为了这样的事情产生矛盾。”

慕浅听了,缓缓点了点头,道:“说得对,我们家沅沅,真是很聪明——”

陆沅紧抓着她的手,眉头紧蹙,神色也是十分认真。

“好,我承认我是心情不好,所以胡说八道惹他不开心。”慕浅说,“放心,我会把他哄好的,他可好哄了,不是吗?”

陆沅脸色仍旧不好看,“浅浅,……”

慕浅见她欲言又止的模样,不由得凑到她面前,“不是吧,连这个都看出来了?”

陆沅一怔,“什么?”

“那位大人物的女儿,看上的人其实是容恒啊。”慕浅说,“他没跟说过吗?”

说完这句,慕浅便也起身走进了屋子里,留下陆沅一个人,微微发怔地坐在那里,许久不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