榴莲视频下载地址下载地址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杂役弟子跟杂役弟子之间可以用师兄弟称呼,外门弟子跟外门弟子之间也可以用师兄弟称呼,但是,如果杂役弟子跟外门弟子用师兄弟称呼,那就是拉低了人家的身份档次了。

所以,很少有外门弟子跟杂役弟子称兄道弟的。

这一次,如果不是萧扬送出的药材讨了药尘的欢心,药尘也不可能跟萧扬相互称呼为师兄弟。

到了药阁的种植灵田后,药尘嘱咐着萧扬道:“白师弟,姑且就在这里帮忙照看灵田吧,这一片的灵田都涨势不错,基本上也没什么,以后有什么事情可以找我。”

“多谢师兄厚爱了,我白小春肯定好好努力,不让师兄失望。”

萧扬赶紧表态。

药尘交代了两句后,匆匆离开了。

因为得到了药材,他要抓紧找丹阁的朋友炼丹,不管是在哪里,提升修为才是主要的。

目送着药尘离开后,萧扬神识弥漫开来,笼罩了这一片灵田,查看着灵田上的药材,确实都长势不错,这药尘也没骗自己。

萧扬也松了一口气。

他之所以来这里坐杂役弟子,不是真正的要做杂役,如果真的把一切时间精力都耗费在种植上,那就舍本逐末了。

西瓜与女孩

他的神识继续蔓延出去,就看着更远地方的灵田,那些灵田同样有人照料,有的灵田植物生长旺盛,有的灵田植物生长萎靡,有的人在欢喜,有的人在忧愁。

各种世间百态都有了。

萧扬才不会多关注这些。

他的关注点已经转移。

当他的神识继续蔓延出去时,就到了附近的囚牢囚凤凰。

那囚凤凰监牢的构造就就如同是古代皇宫建筑般,不同的是,里面阵法重重,机关重重,如同上次去的剑仙古墓般,危险重重,不容小觑。

萧扬的神识目前只是胆敢在囚凤凰的边缘地带观察,不敢深入。

这囚凤凰竟然是天宗最为厉害的囚牢之一,里面肯定不简单,说不定就有武尊坐镇。

所以,萧扬不敢冒险。

一旦被人发觉了自己的意图,惊醒了对方,那对自己接下来的计划相当不利。

单单是对囚凤凰外围的观察,从哪些巡逻弟子的步伐和站位,以及根据时辰的变化而变化中,就可以知道,这囚凤凰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阵法。

这就如同是毒宗阵法阁的秘境出入口,阵中阵的存在。

“这天宗着实不简单,不明白的人,还当真以为这囚凤凰是监牢呢,其实,这才是真正的巨阵。”

就算萧扬两世为人,有前世的阵法积累,但是这一刻,他依旧感觉到了棘手。

要想破解这个阵法,没有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根本做不到,并且,这还是在阵法完全被公开研究的前提下。

如果还要有人看守阵法,那么,基本上没戏了。

“太狡猾了,这天宗。”

萧扬坐在椅子上,喃喃自语。

要是旁边人的看过去,萧扬就好像是在看着自己的灵田。

只有萧扬清楚,他的神识已经笼罩到了五万丈开外。

“算了,事情不能着急,一步步来。师娘,您放心,我一定会救出来的。”

萧扬轻声开口,记清楚了那些巡逻弟子根据时辰变化而变化的走位后,这才收回了神识。

“嗯?”

当萧扬收回神识的刹那,却突然发现了其中的一名巡逻弟子有些眼熟。

再仔细看看,萧扬有几分把握确定了,估计那名巡逻弟子跟某位种植的杂役弟子有关系。

得到了这个情报,萧扬再次心头跳动。

于是,他就多关注这名巡逻弟子。

而跟这名巡逻弟子相似的种植杂役弟子,就在萧扬的旁边,也就是萧扬的邻居。

萧扬一开始也不怎么在意,只是把对方当做了寻常普通的种植杂役弟子。

但是有了这个发现后,他就开始重视这名灵田上的邻居了。

那名邻居种植的灵田有一半被翻地了,有一半还在种植着药材。

萧扬仔细一看,立马就明白了,是这位邻居的灵田出现了一种虫子,这种虫子伴随灵田而生,不管种植什么药材上去,都会受到这些虫子的伤害。

此外,这些种子的生命力也极其顽强,寻常的手段都无法祛除。

只要有一条小虫子没被消灭,凭着这小虫子的繁衍能力,不出三天,肯定整块灵田都会被小虫子覆盖。

之前说有人欢喜有人愁,愁的就是这位邻居了。

看看这位邻居,眼睛都几乎哭得红肿了,头发都白了一半,也掉落了不少,头顶都光秃秃的了。

他现在唉声叹气的翻地,那是被逼无奈,希望能够通过这种方式驱赶小虫子,好让灵田好转。

如果,他再不种上药材,一旦半个月后上面的人下来检查,他轻则被罚,重则可能丢掉性命。

之前就有不少种植的杂役弟子丢掉性命。

“看来得帮帮他,搞好关系。”

对于如何进入天宗最恐怖的囚牢囚凤凰,萧扬已经有了一些计划和安排。

萧扬深呼吸一口气,收敛了神识和情绪,缓缓站起身,走到了这名邻居的旁边,站在田埂上,看着翻地的邻居,轻声道:“这位师兄,需要帮忙吗?”

他这是在表达善意。

“不,不用,谢谢。”

庞大山听到了萧扬的呼喊后,感受到了萧扬的善意,应了萧扬一句。

他还咧嘴一笑,虽然笑得有些假,有些难看,不过,这是他最好的招呼方式了。

因为,他的灵田和药材如今已经被毁到了这般糟糕地步,他实在是笑不出来。

更别说,在这期间,他还受到了其他杂役弟子的嘲讽,这当真是让他窝火至极。

所谓患难见真情,说的就是萧扬这种人了。

萧扬自然不能这么灰溜溜离开,人家拒绝了自己,自己就得想出一个让别人无法拒绝的借口。

毕竟,现在想跟人家搞好关系,自然得好好付出,好让别人接受。

想了想,萧扬蹲下身子,伸出手,从灵田中抓了一把新翻出来的泥土,端详了一番。